小说红楼梦中宝钗的衣着与住处都很朴素,为什么会这样?

  宝钗是小说红楼梦中的人物,与林黛玉并列为金陵十二钗之首,下面城主说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的介绍,一起来看看吧!

  红楼梦里,薛家是四大家族之一,身为皇商,可以说家资巨富,金银堆成山,护官符上说薛家“珍珠如土金如铁”,可见其财富之多。

  奇怪的是,薛家这么有钱,作为薛家千金的闺中少女薛宝钗,却总是穿着很朴素的衣服,甚至是半新不旧的衣服,住处也像雪洞一般,这是为什么呢?

  难道薛家也崇尚节俭?明明薛蟠却挥金如土,出手阔绰。又或者是这一切都是宝钗装出来的,为的是讨贾母王夫人等长辈欢心?我们不妨一起看一下原文具体的有宝钗衣着、住处描写的情节,这其中是隐藏着深意的。

  一、第七回《送宫花贾琏戏熙凤 宴宁府宝玉会秦钟

  写“宝钗穿着家常衣服,头上挽着缵儿。坐在炕里边,伏在小炕几上,同着莺儿正描花样子呢。”这是周瑞家的眼里的宝钗。

  加上这一回里薛姨妈对王夫人说,宝丫头从来不喜欢那些花儿粉的,所以将十二支宫花悉数送给贾府的女子,不难看出,宝钗就是一个不尚奢侈,喜欢简单妆容的女子。

  描花样子写出了宝钗的日常,她自从父亲去世后便体贴母怀,以女工针线为分内的事,不像黛玉一样,日常以读书作诗为主。

  二、第八回《比灵通金莺微露意 探宝钗黛玉半含酸》

  从宝玉眼中来写,“宝钗坐在炕上做针线,头上挽着漆黑油光的缵儿。蜜合色棉袄,玫瑰紫二色金银鼠比肩褂。葱黄绫棉裙,一色半新不旧,看来不觉奢华。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脸若银盆,眼如水杏。”

  宝钗做针线,也是一身半新不旧的衣服,不奢华,也绝不寒酸。她的这身衣服的色调温暖不刺目,蜜合色,玫瑰紫,葱黄,同时也不失大家风范。

  不是凤姐那种 “恍若神妃仙子”的炫目,也没有邢岫烟作为一个贫女的窘迫凄惶。就像宝钗为人一样,总是中庸平和。

  而这打扮与做针线也是两相宜,更衬出宝钗的美貌。因为“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所以不需要更多外在的装饰。“却嫌脂粉污颜色”的宝姐姐,有资本“淡扫蛾眉”。

  三、第四十九回《琉璃世界白雪红梅 脂粉香娃割腥啖膻》

  琉璃世界,白雪红梅。人人穿着鲜艳的大红斗篷,映着白雪,好不妖娆!可是薛宝钗却穿一件“莲青斗纹锦上添花洋线番羓丝的鹤氅”。

  莲青色,有学者研究过,说是一种极淡雅素净的类似耦合的颜色。说实话,这样的颜色难免太不应景了。与她一样着装极素的只有李纨。

  李纨是寡妇,因为守节,不能像凤姐那样的年轻媳妇一般打扮,平日里连脂粉都不施,薛姨妈送的宫花也不能送到她那里,她在这样的场合也只能穿青色哆罗尼褂子,以示身份。

  宝钗的服饰在这里不是跟那些青春年少的姐姐妹妹们一般绚丽多彩,却是跟李纨相类,这难道不是暗示宝钗将来如同李纨一般守寡吗?每每看到这里,忍不住为宝姐姐一叹!

  四、住处描写,第四十回《史太君两宴大观园 金鸳鸯三宣牙牌令》

  宝钗住的蘅芜苑,一进去“只觉异香扑鼻。那些奇草仙藤与冷月苍翠。都结了实,似珊瑚豆子一般累垂可爱。”进了房屋,“雪洞一般,一色玩器全无,案上只有一个土定瓶中供着数枝菊花,并两部书茶奁茶杯而已。床上只吊着青纱帐幔。衾褥也十分朴素。”

  如果说宝钗的斗篷让人遗憾叹惋,那么她的住处就直接令贾母大跌眼镜了。贾母是有生活情趣,审美情趣的老太太,直呼“使不得”,说年轻的女孩子的屋子这样素净“也忌讳”,这不能不看成是很严重的一种批评。

  宝姐姐之所以如此,并不是王夫人没有拿去摆设,而是她退回去了。也许有人认为宝钗有意为之,以此来博取长辈好感。我并不认同。宝钗细心善于察言观色,贾母是什么样的人她应该很清楚。

  她的屋子素净,应该就是薛姨妈所说的,她在家时也不喜欢弄这些,应该这就是宝钗真实的性情的反映。她不尚奢华,崇尚简约。她生性平和的背后,是冷淡。

  贾母所说的“忌讳”也是一种不祥的暗示,暗示宝钗与宝玉婚后,宝玉出家,宝钗守节。

  最后,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宝钗曾经与邢岫烟有过一次推心置腹的交谈。她见邢岫烟戴了一块玉佩,岫烟说是三姑娘探春给的。宝钗就教导了岫烟一番:“这些妆饰原出于大官富贵之家的小姐,你看我从头至脚可有这些富丽闲妆?然七八年之先,我也是这样来的,如今一时比不得一时了,所以我都自己该省的就省了。”

  其中向我们传达了这样一个信息:宝钗也不是生来就尚简,也是因为家势渐衰,比不得七八年前了。由此看来,宝钗的衣着服饰,倒也反映了她作为一个皇商之女的成长历程。若不是父亲早逝,哥哥无能,宝钗何至于如此谨小慎微,处处时时留心?

  结论:对宝钗的衣着、住处的描写,主要有三大用意,一是反应了薛家作为四大家族之一走向没落的命运;二是表现了宝钗低调内敛,不事张扬的个性,以及随分守时,藏拙守愚的性情;三是暗示了宝钗将来虽嫁宝玉却孤苦终生的悲剧命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