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4年5月4日,法国皇帝拿破仑被放逐厄尔巴岛

  拿破仑•波拿马可以说是欧洲历史上最为传奇的人物之一,他出身平平,从一个小小的炮兵白手起家,三十五岁问鼎王座,成为法国皇帝,称霸欧洲。他的人生只有短短五十余年,却是跌宕起伏、波澜壮阔、无比辉煌和传奇。

  1769年,拿破仑•波拿巴出生于科西嘉岛。10岁时离开故乡前往法国,进入法国布里埃纳军校接受教育。拿破仑颇为好学,但作为一个从偏远且又是殖民地科西嘉来的“外来者”,身材矮小的拿破仑经常遭受其他本土学员欺辱,但他却十分坚韧且顽强,通过自己的不懈努力,最终赢得了许多本土学员的尊重。1784年,拿破仑以优异的成绩从布里埃纳军校毕业之后,被选送到法国巴黎军官学校,专攻炮兵学。16岁时,父亲去世,家境贫寒的拿破仑提前毕业,进入拉斐尔军团并被授予了炮兵少尉军衔。

  法国革命爆发后,刚成立不久的法国政府几年之内就卷入了同几个外国列强战争的急流之中。1793年法国南部的土伦之战中,年仅24岁的他自告奋勇用步兵和炮兵相配合的策略成功攻克了法军久攻不下的土伦,这场战役让拿破仑一战成名。他被破格升为准将,这尚属欧洲军事史上的首次。

  从1796年到1797年,拿破仑在意大利赢得了一系列辉煌的胜利,随后以英雄的身份返回巴黎。此时欧洲反法联盟逐渐形成,回到法国的拿破仑被当作“救星”来欢迎。11月9日,拿破仑发动了雾月政变并获得成功,成为法国第一执政,实际为独裁者。1800年,拿破仑再度打败奥地利军,英国也不得不与法国签订和约,迫使第二次反法联盟土崩瓦解。1804年11月6日,公民投票通过共和十二年宪法,法兰西共和国改为法兰西帝国,拿破仑•波拿巴为法兰西人的皇帝,称拿破仑一世。但是他并不是由教皇庇护七世加冕,而是自己将皇冠戴到了头上。

  拿破仑进行了多项政治、立法、经济等方面的重大改革,其中最著名并且直到今天依然有重要影响的是《拿破仑法典》,基本上采纳了法国大革命初期提出的比较理性的原则,1804年正式实施。法典稳健适度,条理清晰,简洁明了,用法律的形式肯定法国大革命的成果。不仅在法国一直得到实施,而且经过局部的修正也为许多其他国家所采用。即使是在一个多世纪后依然是法国的现行法律。法典对德国、西班牙、瑞士等国的立法起到重要影响,远远超过了法国国界。

  拿破仑对内巩固资产阶级革命成果,对外不断发动战争, 一心想要称霸欧洲。他是一个伟大的军事家,有着天才般的洞察力和指挥才能。拿破仑一生中指挥过六十多场战役,其中五十余场战役都取得了胜利。然而是非成败转头空,拿破仑在攻打俄国却遭遇惨败,1814年被第六次反法同盟军战败。1814年3月,反法联盟军兵临巴黎城下,拿破仑被迫于4月6日签署退让诏书,5月4日被放逐至地中海中的厄尔巴岛。这位欧洲霸主勉强获得了体面的结局——保留了皇帝的称号。联盟军根据枫丹白露条约,规定厄尔巴岛作为拿破仑拥有三权的公爵领地,每年由法国复辟的波旁王朝提供200万法郎年金和400名卫士。拿破仑到达厄尔巴岛,整个欧洲都为此松了一口气,所有人都认为,昔日的皇帝只能在这个面积200多平方公里小岛上颐养天年了。

  路易十八草草改造了拿破仑的皇家马车,涂上了波旁王朝的标志,进入巴黎。巴黎人将全部注意力放到了新国王身上,好像拿破仑从来没存在过。但是,民众对美好未来的预期很快就幻灭了。1814年的法国经济持续下滑,通货膨胀愈演愈烈。街上到处都是退伍老兵,前任政府官员和军官常常在咖啡馆聚会,回忆拿破仑时代的美好,密谋着拥护皇帝复辟。

  当拿破仑得知法国人民对波旁王朝的黑暗统治非常不满,后来,他又得知反法同盟眼看瓦解,他笑了。最后,当听说路易十八拒绝向他支付养老金,甚至要把他迁移到更偏远的岛上时,他拍案而起!

  他立即召集几个老部下,组建起约1000人的小型部队。1815年2月26日夜,拿破仑亲自统领这支部队,经过三天三夜的航行,于3月1日到达法国南部,在靠近戛纳的儒安港登陆。

  回归的拿破仑受到了军民热烈的欢迎,原本被路易十八派来阻止他的法国军队见到拿破仑后很快就重回其身边。拿破仑和他的追随者们昂首进入巴黎时,他已经拥有一个14万人的正规军和20万人的志愿军。路易十八仓皇而逃。一位国民卫队军官评论道:“拿破仑回巴黎,似乎就像是他出去度了个假而已”。“百日王朝”开始。

  拿破仑卷土重来,其他欧洲列强立即宣战。这一次,拿破仑把自己的老本全部压上,再一次走上战场,准备与第七次反法同盟一决高下。

  6月18日,滑铁卢战役打响了。7万2千法军和6万8千英军在小镇滑铁卢附近打了一场改变了十九世纪的大决战。拿破仑复辟一百天后在滑铁卢遭到了最终的失败。拿破仑宣布退位,英国人对他很不客气,决定把他流放到圣赫勒拿岛,也没有给他留下皇帝的名号。1815年10月,拿破仑被流放到大西洋的圣赫勒拿岛。1821年5月5日,拿破仑在岛上去世。

  拿破仑临死前说:

  “我曾经统领百万雄师,现在却空无一人;

  我曾经横扫三大洲,如今却无立足之地。

  耶稣远胜于我,他没有一兵一卒,未占领过尺寸之地,

  他的国却建立在万人心中。

  世间有两种武器:精神和剑。从长远看,精神必将打败利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