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唐演义全传》第三十回:假行香罗成全义 破阵图杨林丧师

  《说唐演义全传》是清代长篇章回体英雄传奇小说,共68回,题“鸳湖渔叟校订”,简称《说唐》,又名《说唐前传》《说唐演传》《说唐全传》。后与《说唐演义后传》《说唐三传》合刻,改名《说唐全传》。今存最早刻本为清代乾隆癸卯(1783)刊本10卷。成书于清雍正、乾隆年间。那么下面城主说小编就为大家带来关于第三十回的详细介绍,一起来看看吧!

  诗曰:

  百万隋师围瓦岗,茂公神算说无妨。

  只消片纸求良将,管取长蛇阵立亡。

  当下,罗夫人见了大哭。罗公连忙问道:“夫人,却是为何?”夫人道:“我当初怀孕的时节,曾许武当山香愿,日逐事忙,至今未曾了得。今日晓睡,梦见神圣震怒,要伤我儿,故此啼哭。”罗公道:“夫人既有此兆,作速差人前去,了此香愿便了。”夫人道:“这香愿原是为孩儿许的,须待孩儿自去方妙。”罗公道:“只恐孩儿出兵方回,途中劳顿。”罗成道:“这个不妨,孩儿明朝就动身前去便了。”罗公依允,令罗安打点香烛祭品。罗成便悄悄分付罗安去通知王伯当,叫他去城外僻静处相等。罗安点头领命,自去知会。

  次日天明,罗成收拾盔甲器械,暗地叫罗安拿去寄在中军厅,然后别了父母,带了罗安、罗春两名家将,一同起身,到中军厅取了盔甲器械,分付罗安、罗春在朋友人家权住:“等我回来进帅府复命,断断不可泄漏。”自己一马奔出城来。

  伯当在前相等,叫道:“罗贤弟来了么?”罗成道:“来了。”二人拍马,连夜兼行,不一日来到瓦岗。果见许多人马团团围住,罗成叫声:“伯当兄,你在此等一等,待我杀入阵去,你可乘乱入城去知会。”伯当依允。

  罗成把扎巾去了,将束发金冠整一整,跳下马来,马肚带收一收,披上了甲,飞身上马,银枪一摆,催开西方小白龙,大吼一声:“呔!隋兵让开路罢,俺秦宝银来了!”隋兵听喝,说声:“不好了!要挖老大王眼珠的来了!”大家张开弓弩,箭如雨发,只听耍耍的射将过来。罗成把枪一撵,那枪有孛篮大的花头,那射来的箭都叮叮当当落下地去了。罗成轰一声响,冲进营盘。这马冲来,非同小可,直冲得一路兵变尸山血海,枪到处纷纷落马,马到处个个皆亡,远者枪挑,近者锏打,死者不计其数。

  杨林闻报,同众将一齐上马。先是第七太保杨道源催马抡刀,上前大喝道:“来者可是秦宝银么?”罗成道:“正是。你敢是杨林么?”道源道:“非也,我乃靠山王第七子杨道源便是。”罗成道:“你既不是杨林,可快快回去,叫那杨林出来,我要挖他的眼睛做灯点。”杨道源大怒,举刀便砖。罗成抡枪拦开刀,喝声:“过来罢!”一手勒住甲,提过马来,放下银枪,扯了双脚,哈蜡一声响,撕为两半片,抛在地下,又杀过来。那徐茂公在城上看见尘土冲天,知道罗成已到,忙令叔宝一干众将大开城门,分头杀出,齐攻大寨。

  且说罗成在阵内,撕开了杨道源,枪挑卢方,锏打薛亮,十二家太保倒被他杀伤了八个。杨林大怒,举囚龙棒劈面来迎。好个罗成,使开枪如银龙出水,猛虎离山。杨林便道:“这是罗家枪法。”罗成道:“我兄学得罗家枪,难道我堂弟秦宝银学不得罗家枪么?所以也晓得,不必多言,看枪!”说声未了,挺枪直刺。杨林举棒相迎,大战十余个回合,杨林只战得平手。却被瓦岗这班英雄杀将出来,杨林心中一慌,囚龙棒略慢了些,被罗成耍的一枪,正中左腿,几乎坠下马来。大叫一声,回马便走。罗成说道:“哪里走!”把马一夹,赶将来。那隋兵弃甲抛戈,纷纷大败而走。投降者却有二万余人,弃下粮草、马匹、军器不计其数。追赶二十余里,鸣金收兵。罗成遇见叔宝,诉说前事,单雄信也撞见,彼此赔罪。

  罗成欲入城见舅母,叔宝叫声:“兄弟,不可入城,若程咬金见了兄弟,决不肯放你,怎得脱身回去?今晚可连夜取路回燕山去罢,若一泄漏,非同小可。”罗成道:“哥哥讲得不错,如此说,兄弟去了,哥哥可致意舅母。”叔宝道:“这个自然。”罗成别了叔宝,发马连夜回燕山去了。这回书叫做罗成走马破杨林,是一刻也不能耽搁的。

  当下叔宝收兵入城。程咬金问道:“罗成御弟呢?为何不来朝见?”叔宝回言道:“他恐泄漏,回燕山去了。”咬金道:“你怎么不提孤家已召他父子,也封他为靖边侯呢?”叔宝道:“他瞒了父亲私自来的,怎好说这些话?”咬金道:“前日孤家去召他的诏书,难道他不奉诏么?”王伯当道:“臣在半路上遇见他的,因此不曾说起。”咬金道:“这也罢了,只是败了杨林,岂不是孤家洪福齐天么?秦王兄,你可领孤家的旨,去雷州取龙凤鼓。”秦叔宝道:“领旨。”咬金又道:“王王兄,你领孤家的旨,去金州取景阳钟。”伯当道:“领旨。”按下二人各自领旨分头而去不提。

  再表杨林败去二百余里,收拾残兵,再欲来打瓦岗寨,却有圣旨到来,说海外离石湖刘留王起兵,令杨林回登州镇守,不致疏失。杨林无奈,只得上本保举潼关总兵魏文通攻打瓦岗寨,自回登州镇守。

  却说那刘留王,他却晓得天文,紫薇星已出,夫下大乱,却恐杨林在外,这些英雄难以举事,故此乘机兵打登州闻杨林统兵已回,即便收兵回去;若杨林一离登州,他又领兵复来,因此杨林不敢远离。他自知无分中华,不思篡夺,且按下不表。

  却说炀帝得了杨林的保本,下旨令魏文通领本部人马攻打瓦岗。又差大将杨讷镇守潼关。魏文通点齐十万雄兵,浩浩荡荡杀奔瓦岗寨而来,离西门五里下了寨栅。徐茂公得报,紧守西门,不与交兵。暗暗差齐国远、李如珪、金甲、童环、梁师徒、丁天庆、楚圣天、楚精祖带一干人马出东门,在总路口等侯。

  且说秦叔宝雷州取鼓回来,远远见有人马正在扎营,分付从人将龙凤鼓藏在树林之中,自己催开坐骑,把虎头蘸金枪一摆,大叫一声:“呔!何方人马?闪开,让路罢!”一马冲来。魏文通方才下寨,就见有人冲营,连忙上马提刀,分付大小三军,且自安营,不许妄动,却一马出来。秦叔宝一见,有些胆寒,说声:“啊呀,原来是你!”魏文通见是秦叔宝,大喝一声:“好强盗,那日在石龙河被你走了,今日相逢,吃我一力。”劈面砍来。叔宝把枪架住,魏文通将刀啪嚓啪嚓连砍一十五刀,叔宝招架不住,拽回马就走。魏文通叫道:“秦强盗,哪里走!”催马赶来。却逢王伯当正从金州取了景阳钟回来,遇着秦叔宝败将下来,后面魏文通紧紧赶着。伯当暗暗思想道:“这厮却敢逞勇,领兵到此,今日相逢,也是命中该死。”即忙顺手在鱼皮袋内取出宝雕弓,豹皮壶中拔出狼牙箭,扣上弦,左手如托泰山,右手如抱婴儿,弓开如满月,箭射似流星,只听噔的一箭,正中魏文通咽喉,翻身跌下马来。秦叔宝跳下马,拔剑取了首级。那十万隋兵见主将已死,轰天一声呐喊,早退下去。齐国远等八将拦住去路,大声叫道:“快快投降,免尔等受诛戮。”十万大兵,尽弃刀降顺。众英雄收兵齐回瓦岗寨。叔宝、王伯当缴了旨。程咬金听见射死了魏文通,又得了十万兵马,兵器、盔甲不计其数,十分快活。分付大摆御宴,吃酒赏功不表。

  单讲炀帝闻报魏文通身死,十万大兵尽降瓦岗,十分大惊,便问宇文化及,如何是好。此时杨素因恃功谏诤,炀帝不悦,封他出镇黎阳,因此权柄尽归化及。当下宇文化及启奏道:“那瓦岗寨这干反贼,臣闻一个个都是有本事的,若非真有将才的人前去,焉能取胜?臣今保举一人,必破瓦岗!”炀帝大喜道:“卿保何人?”化及道:“此非兵部尚书、征戎大元帅、长平王邱瑞不可。”炀帝依奏,召过邱瑞,封为兵马大元帅、天下都招讨,领十五万雄兵?再打瓦岗。

  炀帝又问:“谁敢为前部先锋?”化及次子宇文成龙道:“臣愿挂先锋印。”炀帝大喜,即封正印先锋总管之职。化及欲待阻住,奈圣旨已下,无可如何。退朝回府,埋怨成龙道:“你本事没有,却如何挂先锋印?此去若有一失,性命难保。”即忙写一帖子,去请邱瑞饮酒。

  邱瑞见化及相请,乘轿到来。化及早在二门相迎,到正厅上,施礼坐下。邱瑞吃了茶,就摆出酒来。邱瑞坐了上一席,化及坐了下一桌,成都、成虎、成龙旁边分坐相陪。酒进三杯,食供两套,邱瑞开言:“丞相见召,不知有何指教?”化及道:“别事不敢动劳千岁,只因愚男无十分本事,乃不自揣菲才,冒挂先锋之印;老夫因圣旨已下,难以违命,故请千岁到来,若到瓦岗,望乞相看一二,回兵之日,自当重报。”邱瑞道:“这事自当从命。”化及大喜,分付家将取过四盘金银,化及满面堆笑,叫声:“千岁,这些须薄礼,望乞笑纳。”邱瑞正色道:“丞相若送金银,是以利心动邱瑞了!本藩不敢领命。”化及见他色变,连忙道:“千岁既然不收,老夫不敢执见。”分付家将收了进去。然后二人吃酒,至晚方散。

  邱瑞回府,公子邱福与夫人迎入后堂。邱瑞长叹一声。夫人忙问道:“老爷何故不悦?”邱瑞道:“夫人有所不知,当今无道,天下荒乱,贼盗蜂起,尚不宽刑薄敛,却专行杀伐。今朝圣上听信宇文化及之谋,命下官征取瓦岗,化及次子为前部先锋。化及方才请我,嘱托其子,下官不好回他,勉强应允。下官向闻瓦岗贼首程咬金十分厉害,三斧击走了马三保,不知去向,取了瓦岗。他手下有三十七个,俱是英雄。老大王杨林,尚且被他杀得大败而回,手下十二家太保,伤其大半。我想下官此去吉凶未定。今日与夫人一别,不知今生还得相见否?但孩儿年幼,早晚须当教诲。”夫了闻言,放声大哭,只叫:“相公,你此去若能擒贼,万千之幸;倘然不胜,妾劝相公不如做个良臣罢了。”邱瑞道:“夫人说哪里话来?此乃军国大事,岂汝妇人所知。”当下摆酒饯行,却哪里吃得下去。

  次日五更,邱瑞即点齐了十五万人马,祭旗已毕,三声炮响,大军离了长安,径奔瓦岗寨而来。蓝旗小校报:“启千岁爷,兵至瓦岗寨了。”千岁分付:“前军哨探,后军慢行,放炮停兵,安营下寨。”传令官一声答应,忙传令道:“千岁爷有令,前军哨探,后军慢行,放炮停兵,安营下寨。”众三军齐声答应道:“得令!”只听噗通通三声炮响,一声呐喊,安了营寨。

  城中早已得报,徐茂公入朝与咬金贺喜。咬金道:“兵临城下,将至壕边,有何喜可贺?”茂公道:“正为他有兵来,特来贺喜。”咬金道:“看你这牛鼻子道人,有兵到此,反来贺喜;若孤家驾崩了,你益发要贺喜哩!”茂公道:“主公不知,他兵虽到,不出两月之间,包管十五万雄兵尽降主公帐下,所以贺喜。”咬金大喜道:“这也奇了,但不知你有怎样一个法儿降得他?”茂公道:“臣自有计,使他即降便了。”

  道言未尽,早有探子报道:“启上大王,隋营有个正印先锋宇文成龙在外讨战。”茂公分付单雄信出兵,许败不许胜。雄信得令,上马而去。咬金道:“这话却怪,出兵要胜,如何反说要败起来?”茂公道:“兵机不可预泄,到后自然明白。”话表那单雄信出城,与成龙战有十余个回合。若说这样的将官,不消一二个回合,就拿了过来;单雄信因奉军师将令,虚闪一槊,回马败入城去。宇文成龙叫左右报元帅:“先锋爷杀败一员贼将。他要取了关,方回来。”即便抵关讨战。次后,秦叔宝出来,又败了。再用齐国远、李如珪、金甲、童环、张公瑾、白显道,个个都败回。宇文成龙一日连败瓦岗寨十五员大将,打得胜鼓回营。邱瑞大喜,摆酒贺功,说道:“原来将军有这等本事,令尊大人还如此谦言。”成龙道:“这一班都是毛贼,不消十日之内,元帅看小将力破瓦岗。”邱瑞大喜,忙备一封书,差官上长安报捷去了。

  次日宇文成龙抵关讨战,瓦岗城内诸将坚守不出。成龙令军士大骂,城中只是不出,骂了一日回营。一连半个月,不见有一些动静。成龙这一日到关,大骂讨战。徐茂公令秦叔宝出战:“只三合内,便要把他生擒了来。”叔宝应声:“得令!”上马出城,与成龙战无三合,拦开刀,扯住成龙勒甲绦,一把拉将过来,按在判官头上,拿入城里去了。小军飞报入营:“今日先锋交战,不像往日,没多几合,竟被他捉过去了。”邱瑞闻报大惊,下令紧守营门,不可出战。

  这叔宝把成龙拿入城中,茂公分付斩了首级,石灰炝了。茂公早已造下一个夹底的竹箱,把头放在箱底下。前日有邱瑞的战书,叫魏征套写了一封。又叫过王伯当来,带了五十个人,并竹箱与许多行头,都包在袱内。分付如此如此,悄悄的前去,不可泄漏。伯当领令,与五十个人,到夜间开了东门出城,绕过邱瑞的营,竟奔长安大道而去。正是:

  败隋朝内贤臣失,聚义营中将士添。

  当下王伯当带了五十个人,并竹箱与许多行头,到了长安。伯当只叫一人取了竹箱,其余的人,叫他在兵部左近衙门相等,自与那拿竹箱的,竟往化及丞相府来。到了府门,伯当上前叫一声:“众位哥们,相爷可在府中么?”门上的道:“相爷在朝未回,你是哪里来的?”伯当道:“我是瓦岗营中邱老爷差来的,有书一封,竹箱一个,送与相爷。既相爷不在,书信与竹箱都放在此,我往别处去去,再来讨回书便了。”说罢,就将箱子与书信递与门上人,自与随来的这个人,竟往兵部府门后边一条僻静巷内去了。

  那五十个人正在那边相等,伯当便令打开包裹,取出行头,一个个打扮起来,把囚车装好了,竟往邱瑞府中。一声:“圣旨下。”夫人、邱福忙出接旨。便开读道:“邱瑞无故杀伤国家大将,把家属拿下。”众人拿了,齐囚入囚笼。赶散了众人,将拿来的布包,把囚的人都包了头。出了府门,把一张假封皮贴在门上,飞奔出城,竟往瓦岗寨去了。

  再说化及回府,家将禀道:“方才有瓦岗邱老爷差官到来,送书一封、箱笼一个与老爷,他停一回就要讨回书的。”化及先打开箱笼,一看都是空的,细看底下,又是一个屉儿,抽出来一看,却有一个人头在内,不觉吃了一惊。仔细一看,原来是自己儿子的头。忙把书打开一看,却说:“你儿子恃功,无我元帅在眼内,屡屡违我军令,今已把他斩首,特此告知。”化及看罢,放声大哭,骂一声:“邱瑞老贼,我子与你何仇,把他斩首?”即忙入朝,把邱瑞的书并儿子的头,与炀帝看,又哭奏道:“臣儿曾日败贼将十五员,其功不小,反遭毒杀,其罪难容!”炀帝大怒,下旨着锦衣卫去拿邱瑞家属。那锦衣卫领旨出朝,来到兵部重门,见邱府贴上封皮,细细备问了附近百姓,即复旨道:“据附近居民说,早上有校尉到府,把家属尽行拿去了。现今门已封了。”炀帝闻奏大惊,道:“朕却不曾有什么旨意。”正是:

  军师巧计多高妙,早救忠良家属身。

  毕竟不知君臣怎生处断,且听下回分解。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