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仁贵征东第28回:雪花鬃跳养军山,应梦臣救真命主

  《薛家将》,清代如莲居士所著小说,是以讲述薛仁贵及其子孙们的故事为主要内容的系列长篇小说和评书。《薛家将》与《杨家将》《呼家将》等构成了我国通俗小说史上著名的“三大家将小说” 。本书包括几个部分,分别叙述薛仁贵征东、薛丁山征西、薛刚反唐的故事。接下来城主说小编就给大家带来相关介绍,希望能对大家有所帮助。

  《薛仁贵征东》共41回,内容大致以薛仁贵的生平为经线,以他征东的事迹为纬线。薛仁贵本来是一介平民,应募投军,被埋没在火头军中,虽屡立奇功,但是他所有的功劳,却被奸臣张士贵的女婿何宗宪冒领去了。后来经元帅尉迟恭侦查了很多次,才水落石出。因此,张士贵被治罪,他被封为平辽王,征东的故事就告一段落。

  第28回 雪花鬃跳养军山 应梦臣救真命主

  诗曰:

  万乘旌旗下海东,沙滩龙马陷金龙;

  苏文虽逞违天力,难敌银袍小英雄。

  且说盖苏文逼唐天子写降表,朝廷无奈,把金剑割下黄绫衣衿一块,左手拿住。如今要把小指咬破,又怕疼痛,心想:“朕若写了血表,当真把天下轻轻付与别人不成?这血表岂是轻易写得的?”心中好无摆布。盖苏文说:“不必推三阻四,快快咬碎指头写血表与我!”天子听了,龙目下泪,暗叫一声:“诸位王兄御侄,感你们个个赤胆忠心与朕打成这座锦绣江 山,哪知今日撞见盖苏文立逼血表,非是寡人不义,也叫出于无奈,今日写了血表,永无君臣会面之日了。”这道血表原觉难写,指头咬破鲜血淋淋,实难落字,高叫一声:“有人救得唐天子,愿把江 山平半分;谁人救得李世民,你做君来我做臣。”只把这二句高叫。盖苏文呵呵冷笑说:“唐童快写!这里乃我邦绝地,无人来救。”一边逼他写血表,天子不肯写,在海滩叫救,逼勒不止。正是:

  唐王原是真天子,自有天神相救来。

  单讲那藏军洞中火头军,这一日,八位好汉往养军山打猎去了,单留薛仁贵在内煮饭。这骑雪花鬃拴在石柱上,饭也不曾煮好,这匹马四蹄乱跳,口中乱叫,要挣断丝缰一般,跳得可怕。仁贵一见,心内惊慌,说道:“阿呀!这骑马为何乱跳起来?”连喝数声,全然不住,还在此叫跳。仁贵说:“我知道了,想此马自从收来的时节,从不曾有一日安享,天天开战,日日出兵,自此隐在藏军洞有一月有余,不同你出阵,安然在此,想你也觉烦闷,故此叫跳,待我骑了你,披好盔甲,挂剑悬鞭,提了方天画戟,到松场上把戟法耍练一练,犹如出战一般。”这是宝马与凡马不同,最有灵性的,把头点点。仁贵就全身披挂,结束停当,手端画戟,跨上马,解脱丝缰,带出藏军洞,过仙桥,鞭子也不消用,四蹄发开,望山路中拚命跑。仁贵说:“怎么?”把丝缰扣定,哪里扣得住?越扣越跑得快,说:“不好了!我命该绝矣!马多作起怪来,前日出阵,要住就住,要走就走,今日为何不容我做主,拚命的奔跑,要送我的命。”

  那宝马跑得腾云飞舞一般,好似神鬼在此护送,逢山冲山,逢树过树,不管好歹的跑去,冲过十余个山头,到一座顶高的山峰上住了。仁贵说:“阿唷唷,吓死我也!叫声马儿,你原有些力怯的时候,所以才住了吗?”到底此处不知什么所在,便抬头望下一看,只见波浪滔天,通是大海。又听见底下有人叫:“谁人救得唐天子,锦绣江 山平半分;谁人救得李世民,你做君来我做臣。“那薛仁贵吓得魂不在身,连忙望山腰下看时,只见一个戴冲天翅龙冠穿黄绫绣袍的,把指头咬破,只听叫这二句,住马写血字,马足陷在沙泥。仁贵虽不曾见过朝廷,谅来那人必是大唐天子,不知因何在此海滩泥中。又见岸上一人,高挑雉尾,面如青靛,手执钢刀,却认得是盖苏文,暗想:“原来天子有难,我这骑马有些灵慧,跑到此山。马啊!你有救驾之心,难道我倒无辅唐之意?如今要下此山又无路道,高有数十丈,打从哪里下去?”坐下马又乱叫乱跳纵起,好象要跨下的意思,惊得仁贵魂不在身,把马扣住说:“这个使不得,纵下去岂不要跌死了?也罢!畜生尚然如此,为人反不如它?或者洪福齐天,靠神明保佑,纵下去安然无事。若然陛下命该绝,唐室江 山被番人该应灭夺,我同你死在山脚底下跌为肉酱,在陰司也得瞑目。快纵下去!”把马一带,四蹄一蹬,望山脚下好似神鬼抬下去一般,公然无事。薛仁贵在马上晃也不晃,心中欢喜,把方天戟一举,催马下来喝声:“盖苏文休得猖獗!不要走!”又说:“陛下不必惊慌,小臣薛仁贵来救驾也!”那唐天子抬头一见,见一穿白用戟小将,方才醒悟梦内之事,不觉龙颜大悦,叫声:“小王兄,快来救朕!小王兄,快来救!”盖苏文回头见了薛仁贵,吓得浑身冷汗,叫一声:“小蛮子,你破人买卖,如杀父母之 仇!今唐王已入罗网,正在此写血表,中原花花世界十有八九到手,我邦狼主也为得天下明君,你肯降顺我主,难道缺了一家王位不成吗?”仁贵大怒道:“呔!胡说!我乃少年英雄,出身中原,有心保驾,跨海征东,岂有顺你们这班番奴?番狗,快留下首级!”苏文说:“阿唷唷,可恼,可恼!你敢前来救唐童,本帅与你势不两立!”把马催上一步,一起赤铜刀,喝声:“本帅的赤铜刀来了!”一刀直望仁贵劈面门砍将下去。仁贵把方天戟噶啷一声架开,冲锋过去,带转马来。盖苏文又是一刀剁将下来,仁贵又架在旁首。二人战到六七个回合,仁贵量起白虎鞭,喝声:“照打罢!”一鞭打下来,打在后背上,盖苏文大喊一声,口吐鲜血,伏鞍大败而走。

  仁贵把马扣定,不去追赶,犹恐有番将到来,即跨下马,说:“陛下受惊了,可能纵得上岸?”朝廷叫声:“小王兄,寡人御马陷住沙泥,难以起来。”仁贵说:“既然如此,难以起岸,待小臣来。”便抽出腰边宝剑,把芦苇茅草割倒,将来捆了一堆,撂下沙滩,纵将下去,把朝廷扶到岸,又将方天戟杆挑在马的前蹄,此马巴不能够起来,因前蹄着了力,后足一蹬,仁贵把戟杆一挑,纵在岸上。天子上马,仁贵走将上来说:“万岁爷在上,小臣薛仁贵朝见,愿我王万岁万万岁。”朝廷叫声:“小王兄平身,你在何处屯扎?因何晓得朕今有难,前来相救寡人?”仁贵说:“陛下不知其细,且到越虎城中,待臣细奏便了。但不知陛下亲自出来有何大事,这些公爷们因何一个也不来随驾?”朝廷说:“前日那些番兵围合拢来,共有数十余万,把越虎城团 团 围住,有二十余天难以破番解围,正在着急,幸亏中原来了一班小爵主杀退番兵,安然无事。寡人欲往郊外打围,奈众王兄不许朕出猎,故而没有一人随朕。此来不想遇着了盖苏文,险些性命不保。全亏小王兄相救,其功非小,到城自有加封。”仁贵道:“谢我王万岁万万岁。”天子在前面行,薛仁贵跨上雕鞍后面保驾一路行来。到了三叉路口,原住了马立住,认不得去路。此时来了四五骑马,前边徐茂功领头,尉迟元帅、程咬金、秦怀玉带下三千铁甲马、八百御林军迎接龙驾。见了天子,茂功跳下马来,俯伏道旁叫声:“陛下受惊了,臣该万死万罪。”朝廷说:“啊唷,好个刁滑道人,怎么哄朕出来,几乎送朕性命?”茂功说:“陛下,臣怎敢送万岁性命?若不见盖苏文,焉能得遇应梦贤臣?”朝廷说:“虽只如此,幸有小王兄来得凑巧,救了寡人,若迟一刻,朕献了血表,君臣焉能还得再会?”茂功说:“臣陰陽有准,算定在此,若没有薛仁贵相救,我们领兵也早来了。今知我王不认得路道,所以到此相接。”天子道:“既如此,快领寡人回城去吧。”茂功领旨,众臣前面引路,朝廷降旨,薛仁贵与圣驾并马相行。

  一路行来,到了三江 越虎城,进入城中,把城门紧闭。同到银銮殿上,朝廷身登龙位,两班文武站立,薛仁贵俯伏尘埃启奏道:“陛下龙驾在上,臣有冤情细奏我王得知。”朝廷说:“小王兄,奏上来。”仁贵说:“臣幼出身在山西绛州龙门县大王庄穷苦破窑中,若不相遇王茂生夫妻结为手足,承他照管养膳破窑,焉能使我每日间学成武艺,习 练得本事高强,思想干功立业,显宗耀祖,以报恩哥恩嫂。单单苦无盘缠投军,因此同柳氏苦度在窑。其年先锋大老爷张环奉我皇圣旨,到山西龙门县招兵买马。幸有同学朋友名唤周青赠我盘费,相同到龙门县投军。哪晓张爷用了周青,道小臣有犯他讳字,将臣赶出辕门。不用也罢了,第二遭到风火山收了强盗,三人同来投军,只用二人,又道小臣穿白犯他吉庆,仍旧逐出辕门不用。第三遭得了这位老千岁的金披令箭,张爷无奈,把小臣权用。他说,我张爷有好生之德,所以不用,放你生路,你偏生屡次撞入网来,叫我也实难救你,我岂为在此招军买马,单为朝廷得其一梦,梦见小臣不法,欲夺帝王之位,又赠什么四句诗。”天子说:“有的,小王兄,这四句诗就该明白了。”仁贵说:“陛下,他对小臣讲:‘家住遥遥一点红,飘飘四下影无踪,三岁孩童千两价,生心必定做金龙。’故尔军师详出一点红是绛州地方,有薛仁贵谋叛之心,因此在山西查访,拿来解京处决。所以小臣怕得紧,情愿为火头军,隐姓埋名仁贵二字,他说立得三大功劳,保奏我王恕罪。我立了多多少少的功,奈陛下不肯饶恕,没有出头日子。知是张爷流言冒功,又不知陛下果有此事。”

  朝廷听完大怒:“原来有此曲折,故尔难以明白。寡人此梦就如方才在海滩上逼写血表遇王兄救朕一样的模样,就是王兄赠我四句诗,家住遥遥一点红,飘飘四下影无踪,三岁孩童千两价,保王跨海去征东。原为小王兄一人,故命张环到龙门县招兵,查访王兄出来领帅印督兵的。哪晓张环奸恶多端,在朕面前只说没有姓薛的,反把第四句改成什么‘生心必定做金龙’,纵何宗宪在此混帐冒功!”尉迟恭上前叫声:“小将军,那日本帅被番将起解建都,想来一定是你救我的了?”仁贵说:“不敢,末将救的。”尉迟恭说:“如何?”我原道是你,本帅还要问你,前日在凤凰山脚下,把本帅扯了一跤,又在土港山神庙翻本帅一跤飞跑而去,却是为何这等害怕?”仁贵说:“末将该当有罪,这多是张爷不好,他说朝廷还有几分肯赦,只是元帅爷迷惑圣心,不肯赦我。故此屡次拿捉,叫末将不可相通名姓,怕被捉拿,故此末将见了帅爷逃命要紧,所以这等惧怕,只想走脱,哪里想什么元帅翻跌不翻跌?”尉迟恭听说此言,暴跳如雷说:“可恼,可恼!孩儿们过来,令箭一枝,星飞赶往黑风关狮子口,速调张环父子女婿六人到来见我!”宝林、宝庆一声答应,接了父亲的令箭,带过马来,跨上雕鞍,按好头盔锦甲,提了兵器,出了越虎城,径往黑风关来调张环父子。

  且讲朝廷开言问道:“小王兄,你既在张环座下为火头军,缘何知道寡人有难海滩,却来得正好,救了寡人性命?”仁贵道:“陛下有所未知,那日在独木关上,病挑安殿宝,小臣得了这个功劳,哪晓张环心生毒计,把我结义弟兄九人九骑哄入天仙谷口里边,后路不通前路,把柴木堆起,放火逼烧臣九条性命。幸有九天玄女娘娘摄救出了天仙谷,到一派山路中,躲住藏军洞中两个月有余。不想今日臣八个兄弟出山打猎,小臣在洞中煮饭,这一骑马乱跳乱纵,我便上马出洞欲练戟法,谁想这马好似神舞一般,丝缰总扣它不住,跑过几个山头,纵上这座山峰,如登平地一般,复又纵下海滩,才救我主。”朝廷说:“原来还有八位王兄在藏军洞中,降旨意快去宣来见朕。”军士上前道:“万岁爷,不知藏军洞在于何处?”朝廷道:“小王兄,去宣你八个兄弟,从哪条路上去?”仁贵说:“小臣去是玄女娘娘摄去,来是随马跑到一路上飞纵而来,所以连臣也不认得,不知藏军洞在东在西。”茂功奏道:“陛下,那藏军洞想是九天娘娘仙居之所,有影无踪的所在,岂是凡人寻得到的?少不得日后八人自有见面之日。”天子道:“既如此,传旨摆宴,命众御侄陪小王兄饮酒。”不表三江 越虎城中钦赐御宴,众小爵主陪薛仁贵饮宴。

  单讲宝林、宝庆在马上星飞来到黑风关战船内。张环父子闻报,远远接到船中。尉迟弟兄道:“张环,元帅爷有令箭一枝,要你父子女婿六人作速同往建都见驾,有要紧军情。”张士贵说:“二位小将军,不知元帅相传是什么要紧军情?”宝林道:“说是什么机密事,迟延不得的,快快整备同去见驾。我们也不知道。”士贵父子即忙上马,离了黑风关。连尉迟弟兄八人,一路上径望越虎城来。在路走了数天,这一日早到建都,进入城中,同上银銮殿。宝林、宝庆上前奏道:“陛下,张环父子宣到了。”尉迟恭说:“传到了吗?与本帅将他父子洗剥干净,绑上殿来!”茂功叫声:“元帅不可造次,我自有对证之法。陛下,快传旨意,好好宣他上殿来。”

  朝廷降旨:“快宣来。”左右一声:“领旨。”军士出殿,宣进父子六人上殿。六人俯伏尘埃说:“陛下龙驾在上,臣张士贵朝见我王,不知万岁宣臣到来有何旨意?”天子龙颜翻转说:“张环,朕宣召你来到,非为别事,只因前日寡人出去打猎,路上遇着一位小将军,口称与你交 好,朕现带在外,因此宣你来,可认得他姓什名谁?”张环道:“如今这位小将在哪里?”朝廷把头一点,班中闪出薛仁贵,俯伏银阶叫声:“大老爷,可认得小人薛礼吗?”这士贵一见,吓得魂飞魄散,面上失色,索落落扑倒尘埃说:“你不象个人。”他还只道是薛仁贵陰魂不散,在朝廷驾前出现告御状,所以张环这等害怕。仁贵说:“大老爷,怎么我薛礼不象个人起来?我自从被你那日哄在天仙谷内,亏玄女娘娘使出神通,救我九人九骑,故尔不曾送性命,还是好端端的一个薛礼,又不是什么鬼,为何这等发抖?”张环被这一吓,差不多把魂也吓出来了。四子一婿跪在驾前,浑身冷汗,暗想:“不好了!如今大家性命多活不成了。”

  朝廷喝问道:“张环,你到底可认得他吗?在哪里会过?快些奏上来!”张士贵叫声:“陛下,臣领兵中原到东辽,不知夺了多少关头,攻取了许多城池,从来不认得这位小将军,不知他姓什名谁,不知他如何反认得我?”薛仁贵道:“好个刁滑的张环,前日在你月字号内为火头军,怎生把我来骗,说立得三个功劳,在驾前保我出罪。我薛礼不知立了多少功劳,反在独木关上生心把我九人烧死,冒取功劳与何宗宪。亏你良心可在?天理难容!今日在驾前反说不认得我?”朝廷道:“寡人心中也明白,张环欲冒薛仁贵功劳,将他埋没前营为火头军,反在朕驾前奏说没有应梦贤臣,谎君之罪非小,快些招上来!”从前做下违天事,于今没兴一齐来。

  毕竟不知朝廷如何究罪张环,且看下回分解。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