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唐朝的众多美食中,哪种食物是从波斯传入中原的?

  自古以来,民以食为天。而唐朝又是一个诸多民族融合、众多文化交流的时期,因此,胡食已经从单纯的外来食物,转变为了一种时尚标志,贵族们争相以吃胡食作为身份的象征。那么今天我们就来探究一下在唐朝的众多美食中,哪种食物是从波斯传入中原的?

  在唐朝的众多美食中,毕罗是从波斯传入中原的一种食物,《资暇集》有云:“毕罗者。蕃中 毕氏 、 罗氏 好食此味,今字从‘食’,非也。”最初的毕罗是一种有馅的面制点心,它的烹饪方法是用油炸。但传入中原之后,唐朝人就发挥了自己的想法,有蟹黄毕罗、樱桃毕罗、苦荬毕罗等。

  先给大家介绍的是蟹黄毕罗。关于蟹黄,北魏杨炫之《洛阳伽蓝记》曾有记载:“吴人之鬼,住居建康(今南京)……呷啜莼羹,唼嗍蟹黄。”而关于蟹黄毕罗的做法,可以从刘恂(唐昭宗时,官任广州司马)《岭表录》可知:“赤母蟹,壳内黄赤膏如鸡鸭子共同,肉白如豕膏,实其壳中。淋以五味,蒙以细面,为蟹黄毕罗,珍美可尚。”

  其次是樱桃毕罗。据说樱桃毕罗是唐文宗年间的大将韩约(韩约,唐朝军事将领,参与甘露之变。事败,为仇士良带领的神策军所杀)发明的。而且这种毕罗煮熟之后,上面的樱桃还能保持着原有的颜色,这在《酉阳杂俎》卷七中是有明确记载的:“韩约能作樱桃毕罗,其色不变。”

  最后就是苦荬毕罗了。宋人孙光宪曾撰《北梦琐言》:“唐刘仆射崇龟以清俭自居,甚招物论。尝召同列餐苦荬饆饠,朝士有知其矫,乃潜问小苍头曰:"仆射晨餐何物"苍头曰:"泼生吃了也。”说的是唐末官员、画家刘崇龟一向以清廉勤俭自居,有一次在招待同僚时,给大家吃的是苦荬毕罗,但同僚们知道他很矫情,于是就悄悄问刘家的奴仆,刘崇龟吃的是什么,奴仆说吃的是泼生(类似于今天的油泼面)。

  最后,照例再给大家附上一首关于胡食的诗词,唐·白居易《寄胡饼与杨万州》:胡麻饼样学京都,面脆油香新出炉。寄与饥馋杨大使,尝看得似辅兴无。

  

相关推荐